最新新闻
首页
美国焦点
美国社会
社区新闻
大特写
特别报导
一周视点
台海风云
台湾时事
港澳社会
港澳新闻
人在他乡
社会广角
移民资讯
天下网事
大陆经济
今日广东
中华养生
娱园春色
体坛精英
北京奥运
更新日期:8/12/2008

古今轶闻:

胡耀邦最后的瞬间

班禅副委员长辞世没过多久,又一位精力充沛、身体一直很好的中共高层负责人骤发病变,他就是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而中共中央保健局局长王敏清则又一次成为现场抢救的指挥者。

胡耀邦最后的瞬间?

笔者恰在前不久刚刚看到一篇发表于2005年9月的文章,这篇题为《胡耀邦最后的瞬间》文章,记述了胡耀邦那次发病和抢救的过程,因那篇文章与王敏清的叙述有很大差异,很有必要对当时真实的情况加以辨析澄清。那篇文章写道:

在政治局开会时,胡耀邦站起来说:“我胸闷,难受。”他边说边想迈步离开会场。其他人见他脸色苍白,额头渗出汗珠,知道他生病了。时值9时48分。

赵紫阳问:“是不是心脏病啊?千万不要动,赶快坐下。”这时胡耀邦旁边的秦基伟扶他在原位坐下。

“快叫医生!”周围的人说。

怀仁堂的多部电话机同时拨通,三部警卫车同时开动,以最快的速度去接医生。 这时,胡耀邦双眼紧闭,已经不能说话。大家万分着急,慌乱中有人问了一句:“谁带了保险盒?”恰好江泽民随身带了,就给胡耀邦口服了硝酸甘油片,嗅了亚硝酸异戊脂。后来,医生认为这一措施对舒张血管,争取时间起了很好的作用。


事实究竟如何? 胡耀邦突发心肌梗塞

据王敏清回忆,1989年4月8日中午12时15分许,他正在卫生部保健局办公室吃中饭,突然接到电话,说胡耀邦在怀仁堂开会时病倒,要他立即赶到现场。按正常情况,如果保健局局长在北京,当胡耀邦出现危急病状,应该在第一时间通知中央保健局局长,由保健局局长亲自部署抢救,不可能在抢救了几个小时之后才得到通报。

他放下电话,立即丢下碗筷,叫来保健局的车就直奔中南海。当时保健局有一部最高级的轿车,装有车载电话,就是供这种紧急情况时使用的。王敏清在车上给北京医院打电话,要他们派医生紧急赶往中南海怀仁堂。北京医院方面很快告诉王敏清,救护车和医生已经从医院出发。

当王敏清下车走进怀仁堂时,北京医院内科主任、原来也曾在中南海当过保健大夫的钱贻简,已经赶到这里。在怀仁堂后面的一个小厅,胡耀邦躺在担架床上,一面输着液,一面做心电图等检查。

当时情况紧急,胡耀邦面色苍白,闭着眼睛,显得非常痛苦。钱贻简见到王敏清过来,指着心电图的显示悄声对王敏清说,胡耀邦的心脏有问题。

谁知胡耀邦听到了钱贻简的话,马上睁开眼睛说:“不对,我不是心脏病,我的胃部疼痛,是胃病。”显然,胡耀邦此刻处于清醒状态,他说这话时,流露出对医生判断的不信服,情绪也有些躁动。

王敏清通过观看心电图,已注意到其分明地显示着心肌梗塞的现象。他用很严肃、很郑重的口吻对胡耀邦说:“您确实是心脏病,是心肌梗塞,而且很重,需要住院治疗。”


胡耀邦病逝实属突然

王敏清和胡耀邦的关系非同一般,他父亲和胡耀邦在延安时期就相识,自己在担任中央保健局局长后以及在自己父亲的平反问题上与胡耀邦有多次接触,相互间已经很熟悉。他知道胡耀邦耿直爽快、忘我奉公。同时也了解胡耀邦一向自以为身体不错,平时不太注意休息,经常违背医嘱连续紧张工作。

正是鉴于对胡耀邦性格习性的了解,王敏清感到倘若不把问题的严重性向他挑明,就不可能引起他的重视,遵照医嘱配合治疗。因此,王敏清一改通常不向患者透露病情严重信息的做法,一反常态地向胡耀邦挑明了实情。

胡耀邦坚信自己是胃病,连医生的话都怀疑,怎么可能像前述“最后”一文中写的那样,听从赵紫阳等关于“心脏病”的推测,并吃下江泽民随身带的硝酸甘油片,并嗅亚硝酸异戊脂?这样的描写,实在是一种主观臆想。

听王敏清出语很重,又见他神态严峻,胡耀邦大概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遂安静了下来,轻声问道:“住哪个医院?”

王敏清想,北京医院一直是负责中共党政高层医疗诊治的医院,且来现场急救的也是该院专家钱贻简,就说:“要住院就住北京医院。”

胡耀邦听罢,又闭上眼睛,未再做声,显然是认可了。王敏清又对他说:“您现在需要安静,待到血压好转后,再送您去医院。”就这样一边诊治,一边观察,直到下午4时左右,血压好转,病情稍显稳定,才将胡耀邦抬上车,送往北京医院。

王敏清跟着胡耀邦乘的救护车,一起到了北京医院。他亲自把胡耀邦送进了病房,并和医院方面共同做了有关医疗部署。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后,又在胡耀邦的病房逗留到临近晚上7时,他才离开医院。

在此后的4月9日、10日,王敏清都到北京医院看望胡耀邦,了解病情。通常情况下,病人在医院安顿好了,是不需要中央保健局局长一而再地到病房去看的,但他和胡耀邦的关系非同一般,况且胡耀邦的孩子当时不在北京,所以他一定要亲自到病房看望。

心肌梗塞抢救过来后,连续三天病情稳定,按说短期内就没什么危险了。三天后,王敏清因有公务,离开了北京前往广东、海南出差。然而就在4月16日晚,正在海南的王敏清,从广播中收听到胡耀邦于15日不幸逝世的噩耗。

听着广播,王敏清感到非常震惊。在他的印象里,胡耀邦是那样的精力充沛、富有活力。在此次抢救之前,王敏清就从未听说他住院治疗过什么病症。特别是在王敏清离京时,他病情似乎已经稳定,不存在什么危险了,怎么突然就去世了呢?

王敏清立刻赶回北京。北京医院的医生们说其中的原因之一,是他没能绝对地卧床静养。这和胡耀邦的性情习惯有关,他不容易静下来。心肌梗塞患者,下床走动,大便用力,甚至在床上翻身用力,都可能发生意外。所以,医生们要求他大、小便不要下床。但胡耀邦总想下床,特别是他对在床上由别人帮助大小便极度不习惯,非要上卫生间去,结果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摘自《特别经历??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作者王凡、东平,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国耻家仇元帅林(张作霖墓?一)

张作霖(1875~1928年),字雨亭,辽宁省海城人,奉系军阀首领。

1875年3月19日,张作霖出生于奉天省(辽宁)海城县城西小洼村(今盘锦市大洼县东风镇叶家村张家窝棚屯)。他幼年家境贫寒,为人放猪,12岁时去私塾偷听,被塾师杨景镇发现后允其免费读书。14岁时父亲去世,张作霖随母亲前往镇安县(今辽宁省黑山县)投奔外祖父。

1894年,张作霖因为报父仇杀人而流落至营口,适逢甲午战争爆发,便投入驻营口田庄台的毅军。后因表现出众,被提拔为毅军统领宋庆的卫士,后升任伍长。

甲午战争失败后,1895年3月被遣返,张作霖回到故里后投身草莽,号称保险队,在黑山南赵家庙一带劫掠。1901年除夕,张作霖遭匪首金寿山勾结俄军马队偷袭,损失惨重,率残部8人,逃到台安县桑林子村,后到八角台(今台安县)投靠张景惠。

1902年,张作霖被官府收编,任巡警马队帮带、统带;1906年任巡防营前路统领,驻防辽源一带。用“背信弃义”整人方法杀死靶子兄弟、土匪杜立三。因此事有功升蓝领都司,晋升为奉天巡尺前路统辖五营的统领。

武昌起义时,张作霖应东三省总督赵尔巽之召,起兵勤王,任“奉天国民保安会”军事部副部长,镇压革命军,受到清廷破格升赏,出任“关外练兵大臣”,赏顶戴花翎,被派任掌管奉军军事大权的巡防营务处总办。

袁世凯出任大总统后,张作霖被任命为第27师中将师长;袁世凯称帝后,张作霖被封为子爵、盛武将军,督理奉天军务兼巡按使;袁死后,张作霖被北京政府任命为奉天督军兼省长,1918年9月被任命为东三省巡阅使,在日本帮助下控制了辽、吉、黑三省。

此后,张作霖以东北为基地,向关内扩张势力。1920年7月直皖战争爆发前,张与直系共同把持了北京政府,1921年5月兼蒙疆经略使,节制热、察、绥三都统。同年12月支持梁士诒组阁,竭力控制北京政府,与直系矛盾激化。

1922年4月,张作霖发动第一次直奉战争。战败后,张作霖挟“东三省议会”推举自己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宣布东北自治。

[top]

本报综合报道


Copyright 2007 The China Media LLC., 3506 SE 66th Ave, Portland, OR 97222
503-788-8688 E-Mail: info@chinamedia.com
您是第 位来访者,谢谢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