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首页
美国焦点
美国社会
社区新闻
大特写
特别报导
一周视点
台海风云
台湾时事
港澳社会
港澳新闻
人在他乡
社会广角
移民资讯
天下网事
大陆经济
今日广东
中华养生
娱园春色
体坛精英
北京奥运
更新日期:8/15/2008

北京奥运:

哪些项目药人多?

每一届奥运会都少不了各式各样的兴奋剂丑闻事件,再好的隐蔽手段最终也是难逃法眼。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了,组织者更加大了打击兴奋剂的力度,此前已严惩了多位涉药名将。

兴奋剂检测分为高危、中危和低危等类别,而兴奋剂的高危项目则包括田径、自行车、游泳、举重、赛艇、皮划艇、铁人三项等。


兴奋剂考验北京?

  中国承诺要办一届“干净的奥运会”,但有没有人吃药,并不是主办国能决定的。兴奋剂会不会困扰北京奥运会,无人能担保。

罗格:北京将查出40起
  

现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对北京奥运会上的禁药问题表示担忧。

“北京奥运会上被查出的兴奋剂事件肯定会比雅典多。可能会有30到40起。”罗格曾在布鲁塞尔语出惊人。

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被查出吃药的运动员有12人,2004年雅典奥运会是26人。


北京奥运将创两项“最”
  

为了还原竞技体育的本质,在北京奥运会上,兴奋剂检测将创下两个历届奥运会之最:首先,奥运会期间兴奋剂检测次数达到4500次,为历届奥运会最多;其次,对使用兴奋剂的运动员的处罚也将是历届奥运会最严厉的。
  

按照国际奥委会规定,从7月27日奥运村开门迎接运动员入住开始,到8月24日奥运会闭幕,北京奥运会将进行4500例兴奋剂检测。这一数字比上届雅典奥运会增加20%,比悉尼奥运会增加62%。北京奥运会所有场馆都设兴奋剂检查站,总共41个,其中34个设在北京,奥运村就多达8个。
  

国际奥委会要求,兴奋剂检测范围是所有比赛项目的前五名,加上另外两名随机抽选的运动员。而且同一天中,一名运动员有可能不止一次地被要求接受兴奋剂检查。对违禁运动员,除了国际奥委会和各单项联合会有关违禁处罚条例之外,北京奥运会期间使用兴奋剂并被处以6个月及以上禁赛的运动员,将被禁止参加2012年伦敦奥运会。


田径 频发指数:9

田径一直以来都是现代奥运会的头号重点项目,由于小项众多,因此历来就有奥运赛场“得田径者得天下”之说,再加上田径项目大多都是比拼速度或者耐力,因此在田径场上,妄图依靠兴奋剂“铤而走险”的人数也自然最多。
  

以中国奥委会2004年的兴奋剂检测结果为例,当年共进行兴奋剂检测4009例,发现17例呈阳性,而田径就占了5例,将近总数的1/3。

加拿大短跑名将本?约翰逊也栽在了兴奋剂脚下。1988年汉城奥运会,本?约翰逊以令世界震惊的9秒79的成绩打破尘封多年的100米世界纪录,但他的辉煌只持续了3天。72小时后,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萨马兰奇阴沉着脸宣布,约翰逊被证实使用违禁药物,世界纪录取消。
  

在经历了两年禁赛处罚后,约翰逊重返赛场,但在1993年蒙特利尔的一次国际田径赛上,他又一次被查出使用违禁药物,遭到终身禁赛。

2007年10月5日,美国“女飞人”琼斯承认自己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服用了类固醇类兴奋剂。在那届奥运会上,她获得3枚金牌。


举重 频发指数:7

国际举重赛场历来丑闻不断,选手们一味追求成绩而服用兴奋剂的事例也不胜枚举。
  

根据国际举重联合会的数据显示,每年都有40余名选手因药检呈阳性而遭禁赛处罚。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五起兴奋剂事件的曝光使得举重运动几乎被逐出奥运大家庭,奥林匹克的公正性也因此屡受打击。
  

此前,希腊举重队和保加利亚举重队先后曝出了兴奋剂丑闻,他们分别有11名选手在药检中呈阳性,其中还包括保加利亚的希望之星、两枚世锦赛金牌获得者斯托伊特索夫,以及雅典奥运会铜牌得主、105公斤以上级世界排名第一的乔拉科夫。
  

此外,有“神童”之称的土耳其举重天才穆特鲁因为在练习中表现不佳而宣布放弃参加北京奥运会。此前,他获得过3枚奥运金牌,也曾在2005年因为服用类胆固醇而遭到禁赛。


游泳 频发指数:7

兴奋剂之于泳池的危害虽不及田径项目和自行车运动,但终究算不上绝对清白。雅典奥运会男子50米自由泳金牌得主、美国老将霍尔在奥运会预选赛期间曾表示,尽管没有任何证据,但他“隐约感觉到兴奋剂依然在起作用”。而41岁传奇老将达拉?托雷斯的教练洛博格更直接表示,“(在美国)完全纯洁的体育运动从来就没有过。”
  

就在不久前,中国游泳队名将欧阳鲲鹏因在药检中被查出服用兴奋剂,遭到终身禁赛惩罚。同时,他也失去了参加北京奥运会的资格。

更令人震撼的是,美国蛙后杰西卡?哈迪在兴奋剂丑闻缠身多日后,于8月3日同意退出美国奥运代表团。原本将在北京奥运会上参加100米蛙泳以及50米自由泳比赛的哈迪,是该项目最有实力的选手之一。7月20日,她传出兴奋剂检测呈阳性。


自行车 频发指数:8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国际奥委会就发现自行车运动员几乎整队服用兴奋剂,兴奋剂的使用已经超过了体育的范畴。那麽自行车为什麽无法摆脱兴奋剂呢?
  

首先是因为自行车比赛越来越艰难。随着职业比赛的商业化运作和比赛日趋接近人类体能的极限,车手们靠自身的能力很难顺利地连续在20多天内完成每天4至6个小时的比赛,而且经济利益和高额的奖金已成为他们参加比赛的巨大诱饵,因此为了获得越来越大的利益,他们可以不惜身体健康的代价,冒被禁赛的风险。

另外,国际自联对车手服用兴奋剂的惩罚比较轻,根据国际自联规定,服用违禁药物的车手经常只被禁赛3至6个月,这样车手们即使被禁赛也很快会过去,对前途和职业生涯不会有太大影响。


铁人三项 频发指数:8

铁人三项是一项考验人体耐力的比赛,2000年悉尼奥运会首次将铁人三项列为奥运会比赛项目,它要求运动员在3个有相当难度的项目上出类拔萃:游泳、自行车和长跑。正是由于这个项目对选手的耐力要求极高,因此也成为兴奋剂“泛滥”的一个项目。
  

此前,中国铁人三项名将王虹霓因服用兴奋剂遭到国际铁联两年禁赛,无缘北京奥运会。在此之前,王虹霓是中国最被看好能够进入女子前8名的选手,而随着她被禁赛,中国选手在铁三项目实现突破的前景也变得极不明朗。


赛艇 皮划艇 频发指数:7

由于在2007年慕尼黑赛艇世锦赛上兴奋剂检测呈阳性,3名俄罗斯赛艇运动员因违规静脉注射被禁赛两年,从而无缘北京奥运会。和他们“同病相连”的,还有乌克兰女子赛艇运动员伊琳娜?亚罗什,她在去年底的一次兴奋剂检测中显示尿样含有违禁成分。
  

在雅典奥运会期间,西班牙皮划艇选手若维诺?冈萨雷斯由于兴奋剂检测呈阳性,被认定服用了违禁药物EPO,从西班牙皮划艇队中被除名。

[top]

本报综合报道


Copyright 2007 The China Media LLC., 3506 SE 66th Ave, Portland, OR 97222
503-788-8688 E-Mail: info@chinamedia.com
您是第 位来访者,谢谢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