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首页
美国焦点
美国社会
社区新闻
大特写
特别报导
一周视点
台海风云
台湾时事
港澳社会
港澳新闻
人在他乡
社会广角
移民资讯
天下网事
大陆经济
今日广东
中华养生
娱园春色
体坛精英
关注华人
LINK
更新日期:12/12/2009

港澳聚焦:

迪拜,沙漠神话破灭?

“迪拜凡事都要争世界第一,做世界第二就没人会注意”的信条让迪拜过去数年来疯狂地创造着“沙漠神话”。 美联社

迪拜,沙漠中的“世界之最”,保守伊斯兰世界中的狂野试验。数十年间,迪拜令世界称奇:以石油美元撬动全球资本,在沙漠之中建造令人叹为观止的建筑群,引全球富人消费超级奢华地产。

然而完美链条却被金融危机突然打断,一时泡沫纷飞,连累全球经济打个冷战。这朵阿拉伯的“沙漠之花”,能否度过危机?建筑在沙上的繁荣,如何续写传奇?


沙漠神话摇晃,巨额财富灰飞烟灭

“瞪羚必须比狮子跑得还快, 否则就会被吃掉。狮子也必须比瞪羚跑得要快, 否则就会被饿死。不管你是瞪羚还是狮子,要比对方跑得快。”

这是被誉为打造“沙漠神话”的迪拜领导人谢赫?穆罕默德平时所说的话。

然而,迪拜跑得是否太快?

广州《南方周末》报道,当地时间11月24日,迪拜酋长国最大的企业迪拜世界宣布将推迟6个月偿还债务。 迪拜世界这笔债务相当于整个政府债务的3/4,这个酋长国政府负债800亿美元,是其GDP的1.5倍,早已超过债务占GDP比例60%的国际警戒线。

没人知道这个酋长家族统治下的经济体到底出了一个多大的窟窿,恐惧弥漫在金融危机之后风声鹤唳的市场。

欧洲三大股指当日齐齐大跌。转过黑夜,亚太股市一开市,攒足了劲的投资者们毫不犹豫比拼谁跑得更快。惊弓鸟不只是股市,外汇市场疯狂下泄,资金潮水一般夺门而出,又潮水一般涌向美元、日元那些温暖的避险港湾,使得日元一路坚挺,甚至创下了1995年日本泡沫危机以来的新高。更惨的是商品市场:原油、豆油、黄金期货,都一头栽进“雷曼倒闭以来全球最大的一次暴跌”。

以十万亿美元计算的财富顿时灰飞烟灭。

在过去的十多年中,迪拜领导人穆罕默德用他的微笑将迪拜打造成《一千零一夜》中迷人的阿拉伯城市,并将这个形象成功地销售给世界。

现在,他的影像依然高悬在迪拜许多的建筑上。只不过,他的微笑蒙上了一层阴影:无处不在的起重机已经暂停下来,仿佛时光凝固。


房地产狂想曲,建筑沙滩上的奇迹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迪拜当年平地起雷声,靠的是金融业和房地产业。而现在其盛极而衰,同样是由于这两大产业过度发展。

香港中评社报道,长期以来,迪拜酋长国的信条是,“迪拜凡事都要争世界第一,做世界第二就没人会注意”。因此过去数年,迪拜疯狂创造“世界神话”:独一无二的七星级酒店,预计明年完工、高达810米的“迪拜塔”,梦幻般的迪拜世界地图群岛,全球最大的购物中心和室内滑雪场,奢华的12车道高速路……

虽然地处富庶的波斯湾地区,但迪拜的平地拔起,却不过是本世纪初才开始的事。与阿联酋的其他几个酋长国不同,石油只占迪拜经济的一小部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里是重要的贸易中心。2000年前后,迪拜开始大兴土木。

迪拜曾自豪地宣称,这座城市的神奇崛起,是“建筑在沙滩上的魔幻城堡”,通过投资房地产和基础建设项目制造“迪拜奇迹”,再通过“迪拜奇迹”筑巢引凤,吸引富豪、明星发展旅游业、高档房地产业,吸引金融、航运巨头发展金融和航运服务业,最终让“迪拜奇迹”成为金光闪闪、财源滚滚的聚宝盆、摇钱树。

曾经,人们以为看到了一个神话的诞生:最好的酒店、最大的商场、最豪华的娱乐设施,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富豪流连忘返;迪拜世界地图群岛、“迪拜世界”下属棕榈岛集团所开发的2000多套顶级别墅,尽管价高连城,却因“沙堡神话”,几乎在第一时间被抢购一空。购买别墅和投资商业楼宇者不仅有贝克汉姆夫妇、布拉德?皮特夫妇、“老虎”伍兹这样的文娱体育名流,也有时装大师阿玛尼这样的成功商业人士,和“车王”舒马赫等被公认具备顶级投资眼光的大人物。

人们似乎以为,凭借这种房地产和基建拉动型产业,凭借大量的标志性建筑和一掷千金、大刀阔斧的新建、改建,就真的可以在沙地上平空建起永不坍塌的巨堡坚城。

坐落在迪拜的世界上最高的七星级酒店。资料图片


当局拼命粉饰,难阻沙堡一触即溃

然而自去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迪拜的繁华就渐渐开始褪色:富豪们勒紧裤带,金融、航运业的萎缩,让迪拜的附加产业变得风光不再。

不过,迪拜当局的拼命粉饰,以及深套其中的各国投机资金或明或暗护盘,让人们一度认为,迪拜最多不过是随着全球过几年爬坡的苦日子罢了,随着经济的复苏,“沙堡”的第二个辉煌即将到来。

就在金融危机横扫全球的去年9月,迪拜依然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派对,庆祝新的奢侈酒店亚特兰蒂斯的开业,这场庆典花费了2000万美元。

亚特兰蒂斯酒店里,有巨大的水箱,里面是6万多条鱼。1500多间客房,都能看到海。最贵的套房3.5万美元一晚,内有三间睡房和三间浴室,和一张可供18人用餐的金叶餐桌。

此时的迪拜几乎达到了人类想象力的顶峰:这里甚至有一个有空调的海滩,冷气管铺设在沙子下面,这样显贵们从放下浴巾到走进海里的过程中就不会被灼伤脚趾。

不久前,《华尔街日报》对“2015年谁会成为全球第一金融中心”的调查结果出人意料,13%的人看好迪拜,而看好纽约的人竟不到10%。

尽管如此,迪拜大量的开发项目因缺乏资金而被迫取消或停工,已让全球隐隐感到一丝寒意。 2009年1月,海湾地区大约有150个项目叫停,其中单阿联酋就有88个。更糟糕的是,房价开始下跌。2008年10月,迪拜的房价曾高达4300美元/平方米,但到今年2月,房价已经大幅下跌25%。而那个丢掉饭碗后把自己求职信写在车上招摇过市、被YOUTUBE传播得天下皆知的苏格兰籍建筑经理安迪?布莱尔,更成了揭示“沙堡”胜景不再的活广告。

11月24日突如其来的危机打破了人们的幻想,定睛看时,才发现,“沙堡”就是沙堡,看似坚固,实则一触即溃。


豪赌钱生钱,金融资本主义受惩罚

有分析指出,可以肯定的是,“迪拜世界”陷入债务危机,实际只是迪拜金融和房地产企业生存现状的冰山一角。

香港中评社报道,瑞银的一份报告预测,迪拜房地产价格还会再跌30%。还有人估计,可能暴跌80%。因此,尽管阿布扎比已宣布有选择地帮助迪拜政府清偿债务,但由于房价下跌、建设项目被取消等利空因素接连出现,迪拜未来暴露出的问题将更加触目惊心。

从理论角度看,迪拜模式的失败充分暴露出风靡一时的金融资本主义的弊端。

《资本主义反对资本主义》一书认为,资本主义有莱茵模式与盎格鲁-撒克逊模式之分。前者来自阿尔卑斯山谷,强调金融为生产服务,强调企业发展优先和适度获利。德国、日本基本采用的是这种模式。但这种模式“没有梦幻色彩,不好玩,也不带刺激性”。 而盎格鲁-撒克逊模式最初来自航海保险,由于无法控制出航风险,因此投资者追求短期利益优先,金融业可以脱离生产体系自我循环。如此一来,它获取利润可能性更大,但风险性也相对较大。这种充满诱惑的模式被美国等国家追捧,最后连日本这样非常本分的“经济优等生”也耐不住诱惑,转而追随这种赌博色彩十足的美国模式。

但盎格鲁-撒克逊模式脱离了生产、消费等实体经济,形成了为一种依靠金融产品创新的“赌场资本主义”。结果金融衍生品越来越多,导致金融泡沫越来越大,直至最终破裂。去年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已将这种模式的弊端暴露无遗。

迪拜恰恰是这种模式的忠实执行者。它将金融业作为主导产业,实质就是要玩“钱生钱”的赌博游戏。它虽然在短期内聚集起大量资金,并制造出极度繁荣假象,但一旦国际金融市场出现风吹草动,就会出现资本外逃、经济萧条的景象,把烂摊子留给当地政府。


旧危机新体现,迪拜还是迪拜?

“迪拜的问题不是新一轮金融危机的开始,而是全球资产泡沫破灭的‘迟到后果’。”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说,“伴随着这一泡沫破灭的,可能还有迪拜的‘日不落’式激进发展模式”。

北京人民网报道,中国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陈炳才认为,迪拜危机是因为房地产价格大幅度下跌、资金链条断裂、工程项目过多停工所造成的,本应该与欧美由金融衍生产品价值缩水导致的房地产价格暴跌同步反映,但金融危机期间债务没有到期,国际资本又大量流向迪拜,因此,债务问题在过去的一年间被隐藏了。

可是,很多人相信,“只要过了这个槛,迪拜还会是迪拜。”

迪拜是中东地区的转口贸易中心,其非石油贸易占阿联酋国家的70%,依靠设立自由贸易区和免税吸引外商,其旅游业发达进而带动大量房地产投资。因此,专家认为,迪拜的贸易、港口经济和休闲、旅游等非石油经济增长性比较稳定,债务危机在未来两三年内有望解决。

“世界金融体系现已更加强健,可应对正在出现的问题,”英国首相布朗在迪拜出现债务危机后对媒体表示。尽管市场风传英国各商业银行在迪拜债务危机中的风险敞口不小,但布朗仍认为这只是一个小挫折,与不久前发生的金融危机远不能等量齐观。

同时,迪拜一些本地人士认为,外界过度夸大这一事件的影响,有些国际炒家借此题材发挥,从中牟利。迪拜经济学家艾哈迈德?赛义夫强调,迪拜并未彻底倒债,只是作6个月的延期安排。

迪拜是整个阿联酋在世界上的名片,而拯救行动已经开始。11月30日,开斋节,阿布扎比宣布提供150亿美元资助迪拜,“邻居们”也已明确承诺,他们有能力来救助他们的“兄弟”。

当年作为战斗飞行员接受训练时,穆罕默德曾说过:我只有一个速度,全速前进!

也许,迪拜会一直飞到石油终结的那一天?


四根经济支柱,其实都仰仗不动产

与许多人想象的不同,迪拜并不盛产石油。该国探明油储量仅50亿桶,据估计继续开采20年后便会滴油不剩,这让整个迪拜的经济严重依赖“迪拜世界”,依赖房地产。

这个酋长国的经济一大半建立在“迪拜世界”身上。尽管这间公司号称“全球化”、“多元化”,拥有四大支柱产业(物流、海运、不动产和投资金融服务),但四根支柱其实都仰仗一根??不动产:没有对房地产和基建项目的疯狂投资,就不可能吸引物流和航运企业入住,投资金融服务也无从谈起。

然而迪拜的房地产市场是完全外向型的。这座拥有276家豪华酒店、每年短登、常驻外国人多达数千万人次的城市,本身人口仅有几十万。当全球经济繁荣、外国富豪纷至沓来一掷千金时,迪拜的确显得繁盛、气派,但一旦经济形势不佳,这些人纷纷回到自己国家,过起节衣缩食的日子,迪拜的产业链就此折断。

下面一组数字足可说明这种畸形经济的可怕:迪拜的年GDP为750亿美元,国家总债务却高达800亿美元,2010年底以前到期债务为130亿美元,2011年底以前为约200亿美元,而“迪拜世界”一家欠债额就高达590亿美元。

[top]

本报综合报道


Copyright 2007 The China Media LLC., 3506 SE 66th Ave, Portland, OR 97222
503-788-8688 E-Mail: info@chinamedia.com
您是第 位来访者,谢谢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