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首页
美国焦点
美国社会
社区新闻
大特写
特别报导
一周视点
台海风云
台湾时事
港澳社会
港澳新闻
人在他乡
社会广角
移民资讯
天下网事
大陆经济
今日广东
中华养生
娱园春色
体坛精英
关注华人
LINK
更新日期:12/11/2009

大陆经济:

中国会否成为第二个迪拜?

大陆楼市有“迪拜”的影子?

迪拜楼市崩盘成为中国媒体近期关注的焦点。

舆论争论难休:一派认为迪拜是中国的前车之鉴,应警惕表面繁荣的中国楼市成为第二个迪拜;另一派则认为,迪拜与中国国情有异,中国无需过分担忧楼市危机。


被誉为“中东王冠上的明珠”的迪拜,因房地产业资金链断裂而引爆债务危机震惊全球。舆论普遍认为,迪拜的盛衰,与其地产开发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有关,与严重的房地产泡沫有关。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某种意义上,今年的中国大陆楼市也有“迪拜”的影子。在经济复苏过程中,中国地产业的表现最为突出,一些地区甚至出现了高度依赖房地产带动经济增长的现象。有业内人士甚至指出,房地产已经“绑架”了中国经济,迪拜危机值得中国以之为镜。

北京《国际金融报》报道,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华民12月1日指出:“迪拜债务危机对中国最大的警示作用是,必须关注房地产业风险上升在经济复苏进程中的潜在副作用。”

在华民看来,迪拜楼市的崩盘对中国疯涨的房地产敲响了警钟。“中国楼市存在明显的泡沫,中国经济要尽快摆脱过度依赖房地产业的现状”。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余斌介绍,中国房地产业占到GDP的6.6%和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1/4,直接影响的相关产业达60个,房地产业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主要命脉,“一旦中国房地产市场出现大的波动,现阶段依靠房地产发展生产的几十个行业都将受到巨大损失”。

此外,还有人指出,中国与迪拜类似,大规模的投资都是举债进行的,只是迪拜主要靠外债,而中国主要靠内债。一旦房地产泡沫无法继续吹下去,就会引发经济危机。


迪拜不是中国地产的“镜子”

尽管不少人忧心中国房地产业会重蹈迪拜覆辙,但在不少专家看来,中国与迪拜的国情存在较大差异,中国不会发生类似危机。

同策咨询与研究发展中心总监夏宇指出,今年的大陆楼市有特殊性,全球金融危机使外需大幅萎缩,尽管中国出台了众多刺激内需的政策,但收效不大,反而是投资拉动经济效果最为明显,房地产因此受益,出现了大幅增长,但中国本身并不是单纯依靠房地产的蓬勃发展来拉动经济增长。

上海《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中国社科院城市环境研究中心原主任牛凤瑞介绍,迪拜是在沙漠上建设绿洲,单纯依赖房地产带动经济发展;中国经济则伴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内在动力十分强大,这决定了中国经济的相对安全性。
北京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陈国强也指出,与迪拜楼市大量依靠外来资金不同,中国房地产市场受政策影响,资金主要来自于国内银行贷款,相对稳定。这决定了一旦市场出现问题,它波及的范围比较小。


迪拜危机启示中国

然而,“从迪拜危机中可以得到借鉴”也是学者的共识。

陈国强就指出,中国应该培育更多的经济支柱,使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力更加多元。他还提醒热衷于搞“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提高警惕,引以为鉴。

在中国银行全球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方明眼中,迪拜危机暴露出其增长模式中的资产泡沫风险,“而排查和挤压境内存在的资产泡沫,则是中国应从迪拜债务危机中吸取的教训。”

“中国当前要谨防房地产行业的风险转移到国民资产和金融体系中。”中国投资协会秘书处处长赵庆明分析,中国房地产行业大量资金均来源于银行体系,当前必须高度重视银行业的风险管理。

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华民强调:“中国政府必须采取得当的措施,确保房地产行业发展不脱离宏观经济的发展水平。”

他指出,政府不可能干预市场房价,但必须出台相关的房地产政策和管理办法,抑制房价泡沫的进一步推升,稳定房地产市场发展。

一些专家建议,中国可尽快启动征收物业税试点,抑制投机性购房,提高“囤地”、“捂盘”者的成本。


中国楼市涨速高过迪拜

总部设在迪拜的亚洲商务电视台董事长王伟胜指出,迪拜楼市的涨速其实逊于中国。这不免让人更忧心中国楼市的未来。

新华社报道,王伟胜介绍,2001年迪拜当地一幢独立别墅每平方米只要8000元(人民币,下同),到金融危机之前,房价涨至最高峰,别墅每平方米约4万多元,普通公寓的价格在最高时达到了每平方米二三万元。

而在北京,四环以内的公寓价格都在2万元/平方米以上,即使是杭州,主城区商品房平均价格也达到了每平方米1.9万元。而核心区域的公寓房价,不论是北京、上海,还是广州、杭州,都早已超过3万元。

“迪拜的楼市跟中国差不多时间起步,涨得还没有国内快。以迪拜自由港的地位,石油国的资金和当时全世界热钱的追捧程度,谁也想不到房价才到每平方米二三万元就垮台了。”当地不少投资买房的温州人说。

  此外,王伟胜指出,在危机发生前,迪拜是个“免税天堂”,炒楼的回报率非常高。

他介绍,当地的售楼方式就像“卖楼花”,业主可以分期付款。楼还在打地基,交10%房款,过三五个月再交10%。假如一处物业总价1000万元,首期只要付100万元,三个月后房价升了10%,这时投资者转手卖掉,就能赚100万元,而且除了一点户名转让手续费外,没有任何税收。

可以说,迪拜危机爆发前,楼市中存在着大量的价格“泡沫”和炒楼者,与目前的大陆楼市颇为相似,而这两者也正是迪拜危机爆发的直接原因。


迪拜危机 会否影响中国经济决策

迪拜危机爆发于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前夕,控制房地产价格上涨风险是否会纳入此次会议的视野是目前最大的悬念。此前中央的基调是,明年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但重在“适度”。

广州《羊城晚报》指出,中国对涨幅巨大、牵涉到巨额信贷资产的房地产市场进行调控,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弄不好会爆发金融危机。最佳的结果是维持房价小幅上涨,涨幅略低于居民收入的涨幅,以时间来消化房价泡沫。当然这只是一种理想状态,现实中很难实现,如何保持房价平稳是考验决策层智慧的难点。

[top]

本报综合报道


Copyright 2007 The China Media LLC., 3506 SE 66th Ave, Portland, OR 97222
503-788-8688 E-Mail: info@chinamedia.com
您是第 位来访者,谢谢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