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首页
美国焦点
美国社会
社区新闻
大特写
特别报导
一周视点
台海风云
台湾时事
港澳社会
港澳新闻
人在他乡
社会广角
移民资讯
天下网事
大陆经济
今日广东
中华养生
娱园春色
体坛精英
关注华人
LINK
更新日期:11/14/2009

特别报道:

忧郁症悄悄盯上华人新移民

记者 李?

移民来美十多年的67岁耆老唐季疑因罹患忧郁症,2008年7月从法拉盛的“飞越皇后”大楼跳楼自杀。资料图片

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指出,21世纪三大疾病为癌症、艾滋病和忧郁症。公众对前两种疾病的严重性相当了解,而忧郁症这种被很多人认为是“自己想得太多”、“心情郁闷”的疾病竟然和癌症、艾滋病并列为21世纪三大疾病,很多人不解是何原因。


难以启齿的隐疾? 

根据专家统计,目前在世界范围内,精神忧郁症患者有3.4亿,在每年1000万到2000万有自杀倾向的人群中,45%至70%有明显的情绪忧郁。美国每年有1900万人患忧郁症,占人口总数的9%,大约20%的人一生中有某个时期会出现忧郁症倾向。
  

研究表明,忧郁症在新移民群体中十分严重,呈发病率高,死亡率高的特点。主要原因是由于新移民承受着诸如语言障碍、经济负担、陌生环境、求职不易以及子女教育问题的种种压力。

华埠健康诊所医务主任钟庆儿任职高云尼医院期间曾做过一个统计,在该院253名就诊者中,43%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其中三分之一患有忧郁症。可是,亚裔民众普遍对忧郁症没有足够的重视,很多人认为它是“难以启齿的隐疾”,不愿意就医,使得长期为忧郁症所苦,却迟迟未获治疗的亚裔新移民人数众多。由于讳疾忌医,一些患者走上了自杀的道路。

精神科专家梁亦宾指出,忧郁症并不仅仅出现在新移民成年人身上,儿童、青少年、老年都有病例,忧郁症几乎涵盖了新移民群体各个年龄层各种文化背景。


华裔老年人的困扰

华裔老年人移民中,患有忧郁症及有忧郁症倾向的人不在少数。心理安康热线亚裔外展主任罗洁认为,主要原因是退休来美的耆老,英语沟通能力不好,在新环境中没有朋友,出行不便,日常生活和应酬也不像移民前那么惬意和方便,老人们觉得自己不仅处处需要依赖别人,大部分时间还不得不孤独地在家呆着,时间久了,就很容易产生沮丧情绪,导致忧郁症病状。

去年7月8日,67岁的华裔耆老唐季疑因罹患忧郁症,从法拉盛的“飞越皇后”大楼跳楼自杀,当场死亡。认识死者十多年的王妈妈对发生这一悲剧相当难过。她说,来自上海的唐季,拉得一手好二胡,他曾说自己还为毛泽东表演过。

唐季一家移民来美十多年,唐季退休后曾回上海,但两年前因儿子结婚,又和太太搬回纽约,和儿子儿媳同住。

两年多前,王妈妈觉得唐季有明显的忧郁症症状,平时不爱跟人打招呼,也不愿意出门,总是觉得自己怀才不遇。王妈妈曾多次劝导他要看开,但没有什么效果。

罗洁表示,年长者时常因宿疾、经济来源与亲属关系而忧心,倘若出现意志消沉、言语敏感、猜忌多疑等超过二至三个月,家人及朋友应多注意,也可寻求社区组织的帮助。

罗洁说,老年人的忧郁症状常表现为抱怨精神不好,头痛,睡不好,胸闷透不过气来,胃口不好,人消瘦甚至体重明显下降等。年轻一辈应扮演积极主动的角色,克服工作压力,尽量表达对年长者的关心,避免不耐烦的语气、做好双向沟通,都可有效改善年长者抑郁的心情。子女对父母精神层面上的关心与慰问,远比物质生活的满足更重要。
  

福寿老人中心主任王能则认为,现在许多新移民的家庭经济压力大,而扛起经济这个重责大任的大部分是年轻一辈,在一整天忙碌的工作后回到家已经精疲力竭,年长者应体恤子女的辛苦,体会到大环境与中国不同并且主动走出户外结识朋友,他建议耆老不妨积极安排平时的休闲娱乐。


经历丧妻之痛的李坚告诫忧郁症患者亲属,要关心患者。侨报记者李?摄


不可忽视的青少年

新移民青少年也是忧郁症患者中不可忽视的一族。资料显示,华人社区中5%至10%的新移民青少年患有忧郁症。每年心理安康热线都有收集到一、两宗青少年自杀的个案。罗洁分析,青少年新移民患忧郁症主要原因是青少年心理状态不稳定,特别是刚来美国,生活环境完全改变,他们无法适应,又没有得到及时有力的支持和帮助。 
  

16岁的小杰两年前从福州来美与父母团聚,因英文不好,平时仅和有相同背景的华裔青少年玩,成天上网吧、唱卡拉OK。为此父母常责备他不好好学习,只会用家里的钱。小杰情绪低落,开始彻夜不归。

一年前,他谈起了恋爱,这下,更惹恼了父母,常常责骂他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不久,小杰失恋了,于是他把自己关在家里,整天上网,不和父母说话,还常常乱发脾气。

当与父母发生激烈冲突时,小杰想到了离家出走,想到了死。他说:“与其这样被人嫌弃,还不如死了好,我死了爸妈就不用为我担心了。”小杰的父母除了责骂,不知还有什么办法,只能听之任之。小杰的妈妈说,现在,小杰连网也不上了,整天躺在床上,什么事也不干。近来爸爸还发现他喝上了烈酒。

罗洁表示,许多新移民青少年的父母学历不高、工作时间长,很难陪子女成长。但是为了脱贫又对子女的期望很高。可是青少年刚到美国,英语不好,而且圈子窄,也未必看到将来,因此时有不开心,可是与父母辈又没法沟通。父母也没有这方面知识,结果令问题恶化。

 移民青少年初到美国的三四年最辛苦,如果这时能得到父母理解关心,状况会好很多。罗洁指出,新移民的父母应理性一些,当10多岁的孩子到来时,不能再把他们当孩子看待,随意打骂。在学习方面多一些宽容,给他们适应的时间,重要的是要关心孩子的感受。像小杰的父母,应在小杰失恋时问问他是不是很难过,告诉他难过是正常的,用安慰的办法帮助小杰渡过难关,而不是一味责骂,让他陷入忧郁症中。

青少年忧郁症的症状主要表现为情绪退缩、暴躁、明显改变饮食习惯、不重视外表整洁、旷课、赖床,时常提到“死亡”的话题等。罗洁提醒父母,如果观察到子女有这些现象,别立即带他们去看医生,这会引起反效果,家长必须先看治疗师,学习带子女看医生的技巧,对医生的辅导手法有了解,才能事半功倍。


李太太的悲剧

在亚裔社区,女性在忧郁症患者中占很高的比例,在自杀危险族群中排名最高,平均10万人就有20人自杀,比白人高约三倍。

调查显示,女性受教育程度越高患忧郁症比例越高。梁亦宾分析,教育程度愈高,急于克服移民所面临的众多改变的心情愈迫切,在自我期许很高的情况下,所遭遇的挫折就越大。

年仅34岁的李太太,有着令人羡慕的职业,在华尔街著名的投资银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公司工作,但她却在2007年10月,?下丈夫及年仅7岁的儿子、6岁的女儿,走上了自杀的绝路。

她的先生李坚表示,来美十多年的太太和自己都是留学生,他们两手空空来到美国,两个人的压力都很大。回忆妻子走上绝路的过程,李坚表示,虽然妻子有家族遗传性自杀行为史,但如果多注意她平时沮丧的言论、自杀前的种种征兆,坚持让她就医服药,悲剧也许能避免。

李坚说,当女儿出生后,妻子患上了产后忧郁症。最近几年她更一直抱怨生活、工作压力大,还整天担忧“如果没有了工作,房子怎么办?孩子怎么办?”甚至产生了“带孩子一起走”的念头。李坚懊丧地说,由于自己同样在华尔街金融业工作,每天工作12个小时,压力也很大,面对妻子的这些话久而久之麻痹了,没太在意。

“其实一个人要自杀前是有很多征兆的,自杀前几周她在做最后的交待,可我当时都没注意。”李坚回忆说,在自杀前三周,妻子立下遗嘱,两周前,把家里本由她管理的32个户头及在大陆和美国各处的房子列了7页纸的细目,电邮给他。

 经历了丧妻剧痛的李坚认为,华人“家丑不外扬”的观念一定要摒弃,关在家里想把忧郁症赶走,是不可能的事。

他说,当初陪妻子去看医生,妻子认为医生问到隐私,她不愿意回答,也不愿再去看病。医生开出的药,她担心吃了有副作用,会影响身材,也不吃。李坚以自己的经历告诫忧郁症患者的亲属,不但看医生十分重要,还要监督患者按时服药。


正视忧郁症

很多华人新移民基于经济原因或害怕被贴上“疯子”、“神经有毛病”等的标签,讳疾忌医而拖延治疗时间。专家表示,忧郁症是可以治疗的,但很多患者只记得吃药却忽视了心理治疗,其实早期的心理治疗效果非常显著。

钟庆儿表示,近年来,抗忧郁的治疗已经有明显的进步,大多不会使患者上瘾,副作用也减少,只要药物使用正确,多数患者用药后会有明显的好转。

也有人认为忧郁症是“女人病”,女性在青春期、怀孕期、生产后或更年期因荷尔蒙分泌起伏不定,或因家庭与事业难以兼顾,很容易引起忧郁症。其实,男性患者也不少,但一般人认为男人应该是能忍受挫折的强者,故此,忧郁症的男患者数目不明,医学界估计为女患者人数的一半。

因大众对忧郁症的误解,女患者中有80%不敢公开承认患有忧郁症而积极求医的,不敢承认有此病的男患者比率则更高。相对于女性,男性因患忧郁症自杀的死亡率更高,原因在于男性使用的自杀方法较女性更彻底更致命。

王嘉廉社区医疗中心精神卫生服务计划主任陈茂全表示,移民的忧郁症就像是一池深不可测的潭水,没有办法估量有多少人有忧郁症,而且还有很多患者不知道自己患了忧郁症,如何及早发现病症、提供足够的医疗资源等,都是未来社会需要面对与克服的问题。

[top]

本报综合报道


Copyright 2007 The China Media LLC., 3506 SE 66th Ave, Portland, OR 97222
503-788-8688 E-Mail: info@chinamedia.com
您是第 位来访者,谢谢光临